首页  > 银杏资讯  > 白果树

文革期间的白果树

Ginkgo 白果树 2011-01-25 00:00:00 0

时值隆冬,西山略显凄凉,残枝败叶的白果树,掩护着低矮的老屋,似乎难以入画,正感失望,忽然看到一位瘦高个的中年男子正在写生,又长又乱的头发,几乎遮住了眼睛,一副潦倒的样子。
我们悄悄走近看他作画:浅浅的笔触,银灰的调子,表现了冬季古镇的苍凉。这感人的画面深深打动了我们,于是大家决定拜这位不相识的画家为师。画家走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他坐下写生,我们也就一字排在他后面坐下,跟着他的写生部署,一笔笔地涂抹。这样依葫芦画瓢,画技大有长进。
但这位画家一直沉默寡言,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双目时常流露出一种茫然。只有看到了令人心动的景致,他才一反常态,像孩子似的发出惊叹,眼睛里流露出兴奋。当他满意地完成作品后才高兴地向我们走来,眯起双目望着景致,像在讲授,又似作内心独白:你们看这高高的白果树 alt=白果树>白果树,叶落后显露出苍劲的枝枝丫丫,穿插交错,疏密有致,冬日的余辉将影子投映在白墙上,像变幻恍惚的七巧板。他深沉地说:自然和生活中的美无处不在,只有热爱美,才能发现和表现美。在那个忌讳谈美的年代,画家这番朴素的美学哲理,却在我们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难泯的印象。
画家生活十分拮据,借宿在农民家里,经常买几个烧饼就打发了一天。但作画十分勤奋,每天清晨出门,落日而归。晚上我们常聚在他那里,边欣赏他贴满土墙的新作,边倾听他的讲述。借着灰暗的煤油灯光,我时常看到画家忽而茫然的目光。画家从不谈自己。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位中学美术老师,在一次“破四旧”的行动中,他从将被烧毁的书籍中,“偷”了一套凡高画册,结果被发现,打入了牛鬼蛇神的行列。他无法忍受非人的生活,逃了出来,从此浪迹天涯。
今年我又去了西山古镇,特地走访了当年写生的地方。几十年过去了,白果树仍旧苍劲挺拔,但我的第一位美术启蒙老师,却杳无音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s://www.yayawa.com/baiguoshu/51513.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苗木之家

https://www.yayawa.com/

统计代码 | 苏ICP备19045178号

Powered By 苗木之家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苗木之家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