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银杏树资料 >

627岁银杏树,今年又将银杏挂果满树

来源:江苏省邳州广茂银杏苗木合作社   发布时间:2012-08-12 14:26   作者:银杏树基地
   如今,井龙村几百亩地均被征收了,目前栖身的住户不久也要搬迁了。“留了做个景观多好。”在听说古银杏树可能由于施工要移走时,言秀文遗憾地说道。

    “倒下的茅草有一尺来宽,但是没有看到真身。”言秀文称。当地还有人曾到山上砍柴,发现山上茅草朝两边倒伏,向山中延伸,有村民以为是龙经由形成的。村里人讲的故事让当地一些人心里感觉真有龙存在一样,因此,关于龙的传说老是有些神秘,让人敬畏。


    关于龙的传说,“仅有一对母女声称见过”,在上世纪60年代,当地有不少水塘,一对做裁缝的婆媳曾冒着雨往家赶,结果途经一口水塘时,发现有巨蟒一样的东西在水塘中翻滚打滚,不久,当地有龙的传说就不胫而走。


    龙的传说有些神秘


    在古银杏树下,树立于2005年的“古树名木保护碑”显示,这棵古银杏树当时的树龄就已经为620岁。


    传说古时候,寺庙有和尚在打水时,发现井中游着一条龙,后来寺庙就得名井龙庙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井龙庙被拆除)。言秀文说,井中发现龙后还流传当地必出朱紫。“真的就有人做了大官。”言秀文指着家对面的古银杏树说,那棵古银杏当时位于地主庄园,那户地主家就出了一个外出当官的人,而银杏树就是那名大官从外埠带归来栽种的。


    井龙村梨子坡组60岁的罗术根见过井龙庙,“有一百多平方米,高高的土墙。”罗术根回忆,自他小的时候,就没有见过庙中有和尚。井龙村井龙一队的村民言秀文则以为,寺庙泛起的时间比古银杏树还早。井龙的地名就是因这座寺庙而得名的。“井中发现了龙。”言秀文称,老一辈曾讲过井龙庙的来历。


    有人说,寺庙比银杏树先泛起


    在株洲市石峰区井龙街道办事处井龙村,大部门居民都记得那些曾发生在银杏树下的夸姣回忆。据村民先容,除了这棵银杏树外,当地以前还有座井龙庙,75岁的言秀文说,井龙村地名的来历可能就与寺庙的得名有关,民间传言,井龙庙里的井中曾游着一条龙。


井龙村曾有个井龙庙 传说,庙里的井中曾游着一条龙


新闻链接


    本报记者 刘平 株洲报道


    开发商上善国际项目的负责人也曾向媒体表态,称项目方正积极与政府、园林局等单位协调,但愿相关部分能早日拿出保护古树的方案。


    株洲市园林绿化局法规科科长钟贻勇先容,对于古树是否要搬迁,株洲市园林绿化局主张对古银杏树采取就地保护。


    前几日,本报记者从株洲市林业局获悉,目前该局还没有收到开发商关于搬迁古树的申请讲演。株洲市林业局绿化办负责人黄新强先容,目前株洲还没有发生过由于建设而需要对古树进行移栽的先例。那么是否能答应开发商对古银杏树进行移栽呢?株洲市林业局工作职员没有给出明确答复。黄新强称,如果需要对古树进行移栽,必需通过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治理处的批准。


    今年4月底,本报记者发现,古银杏树下停靠了不少挖掘机和施工车辆,仿佛在乘凉。6月初,古银杏树下则空荡荡的,挖掘机和施工车辆均远远地停靠。


    命运  市园林绿化局主张对古树就地保护


    言秀文回忆,新中国成立后,地主留下的屋场分给了当时的贫下中农。“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院子被拆了。”言秀文称。屋场还曾用来做乡政府办公楼,民兵常常在银杏树下进行练习。言秀文称,当时还有人建议砍倒银杏树拖进军工厂制成枪托,“附近的居民不肯,政府也说要保护。”银杏树就那样逃过一劫。


    位于株洲石峰区井龙街道办事处井龙村井龙二队的古银杏树是一棵单株,在树杆两米多的位置分出三根树杈。当地白叟讲,以前,当地言姓家出了仕进的人物,在外当官归来,从外埠带回了这株银杏树。


    沧桑  古树曾差点变枪托


    古树高有20多米,枝叶葱郁繁茂,抬头仰望,果子还很难辨别。“还要过段时间,数都数不清。”言秀文先容,银杏果成熟了果皮为白色。


    前几日,本报记者来到古银杏树下,发现地面已经落有良多青色的果子,个头有李子大小,皮软软的。井龙村建万塘组居民言志龙先容,大树每年都会结良多果子,果子掉落下来,剥掉柔软的外壳,里面的杏仁可以直接食用。


    古银杏树位于株洲石峰区井龙街道办事处井龙村井龙二队,因为结的银杏果为白色,当地人称这棵古银杏树为白果树。75岁的言秀文家位于井龙一队,住田林路边,门前正对着古树。言秀文称,因为腿脚不便,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到过树跟前了。


    最近,株洲石峰区井龙街道办事处井龙村的居民反映,银杏树现在开始掉果子了,今年又将是白果满树。


    美景  627岁,今年又将白果满树


从5月底起,株洲石峰区井龙街道办事处井龙村的古银杏树下不见了施工车辆的影子。这株树龄达627岁的古银杏树在光秃秃的工地上如同金鸡独立(详见本报4月26日A13版《古银杏树附近均已被推土机推平 “这棵树也会被推倒吗”》)。出于对古树名木的保护,株洲市园林绿化部分叫停了项目施工。前几日,本报记者再次来到工地,发现古树下已经落有银杏果,不久古树又将白果满树。不外,对于古树是否真要搬迁,株洲市林业部分还没有一个明确答复,不少市民期待保护古银杏树的方案尽早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