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银杏果的功效与作用 >

银杏果的应用历史

来源:江苏省邳州广茂银杏苗木合作社   发布时间:2015-08-18 10:43   作者:银杏树基地

人类药物知识起源,可以迫溯到远古时代。在寻找食物的同时,人们通过反复尝试,人们发现了许多可食之物和有药效作用的植物。后者可以用于防病治病,因此有"药食同源"与"医食同源"之说。人们通过长期医药实践。获得的医药知识,有了文字之后。便逐渐记录下来,出现了医药书籍。山于草类药物居多,古代记载的药物的书籍便称为"本草"。我国最早的本草著作为《神农本草经》,全书收集各类药物365种。分为上、中、下三品,其中有保健功能的药食共用的130种,而银杏果是"《神农本草》缺,《禹贡夏书》无",前者成书于公元3世纪,后者撰写于公元前3世纪,这600年间问世的本草很多,大量记载食物疗法,唯独没有银杏果的记载,白染入药,在店代才有所记载(《中国果树志银杏果卷》,1993),自宋、元以降,历代医家研究更多。到了宋代银杏果的发展很快。人工栽植从江南逐渐引种到黄河中下游,当时京都即现在开封,银杏果成为贡品,达官贵人,文人雅士以此为高贵礼品竞相赚送。从此,银杏果身价百倍。由于宫廷的重视一些诗人竞相赋诗颂扬,在国际上被誉为"世界上最旱的植物学辞典"的《群芳谱)(1621)一书中,在银杏果部分便收集了宋代以来人量关于银杏果的诗文。其中便记载"宣城此物《银杏果)常充贡"。在诸多赞美之下,当时南北各地掀起了一股银杏果热,银杏果在食品和药膳中得到广泛应用,常与猪、羊、牛及禽、蛋类等食物相配,采用炒、蒸、垠、炖、炯、烩、烧、炯等多种烹饪方法,制成各种美味佳肴。用银杏果做的食物菜肴即是滋补品,又兼有祛邪、扶正固本、强身壮体之功效。

到了元代银杏果又名白果,其原因可能是随着医药科学技术的发展,银杏果药用增多,因为银杏果既可指银杏果球果,也可指银杏果的种核,易于混淆,所以单列白果之名(仅指银杏果种核)。

在元代诸多医家仍从日常食物移求防病的方法。如李呆(1180-1251)极力提倡营养疗法,他著有《食物本草》一本,白果始载其中。吴瑞(1329)著的《日用本草》,载有防病食物540余种,着重论述食物的性味、功用。}5中对白果性味、功用以及对多食引起中毒的机理、症状均进行了详细论述。书中日:白果性甘、平。敛肺气,定喘咳,缩小便。止滞浊。多食阻滞气机、动风。小儿多食易致香睡、惊厥,引发措。同鳗鲡鱼食,患软风。"元朝太医忽思慧编的《饮膳正要)(1330),所毅的基本都是保健食品,汇集了元代以前保健食品的精悴。所提到的膳型种类不下29类,190余种。书中继承了食、养、医结合的传统,对侮种食品都阐明性味、功用,同时注意它的养生和医疗效果。本书不仅载述了银杏果性味甘、苦,且记有白果羊肾粥用于小儿遗尿的药麟疗法。

明清时期,本草又有了新的发展。明代,朱钙等编的《普济方》(1406),为我国历代以来最人的方14。该书分药疗与食疗两部分,其中第六册有3卷归食治类,专论食治,其有食疗方441首。书中银杏果食疗与药疗方均有收录。如白粱猪脖汤,即用白果、猪膀胧、瘦猪肉、葱、绍酒。放入起炖熬而成。具有固肾缩水,滋补血气功能,用于间质性肾炎、多尿、腰酸等症。类似以脏补脏方至今仍有应用。另用银杏果仁捣烂成泥,外用治疗和暗疮。此方并为《本草纲目》收录。

明代李时珍(1518-1596)著的《本草纲目》是一部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巨著,共52卷。银杏果列入果部。书中载述本品:宋朝初年开始出名,但修订本草的人没有收录。当时方药中时有用它的。它熟食,味微苦,微甘,性温,有小毒。气薄味fi:。性涩收敛,色白属金。因此能入肺经。熟食温肺益气,定喘嗽。缩小便,止白浊。生食降痰浊。消毒杀虫。咬碎取浆涂鼻而手足,能祛洒淡鼻赤、而部解黑、手足蛀裂,及疥癣、阴虱。生品捣碎后能洗涤油腻。但多食收涩太过,使人气雍腹胀昏沉。书中并收录药方和药膳方共19首,用于治疗呼吸系统、妇科、外科、皮肤科及口腔科等多种病,并对银杏果与鳗鲡鱼不能同食作了详细的阐述。他认为,鲤鲡鱼JII下有黑斑,毒性很大,与银杏果同食易患软风病。这比《日用本草》记载,与鳗鲡鱼同食,忠软风,更加具体明确。这些是李时珍对银杏果性味、功用、归经、临床应用,进行的全而、系统的研究和总结,对银杏果药食两用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明代江苏、四川、山东等地还出现了用银杏果炮制的中药,用于临床。据文献记载,明代金陵(今南京)有药房出售"白果定喘汤",服之无不见效,其人以此起家。

清代王士雄编撰《随息居饮食谱》被誉为食疗名著。is中收载食物331种,附食物73种,共404种,属食物性中药计331种。对睡种食物,均按性味、功能、主治、临证应用、服法、宜忌等进行论述。书中记载银杏果功能与主治:消毒杀虫,涤垢化痰,暖肺益肺,止带浊、缩小便。并附有白果垠熟,连汤服,治大便出血一方,可获得止血散淤之功效。清代陈士铎撰写的《本草新编)(1687),对白果的药性论述较多,并认为,不能因白果有毒而不用,有的病非白果不效。由此提出"神衣赏百草,何能尽赏,则注《本草》者何能尽注,所望于后人阐发者实多"。他认为前人的医学知识和经验既要继承,但后人更要不断实践、创新的思想至今仍很有实际意义。

银杏果叶的药用,始于明代。明兰茂《滇南本草》首载本品"治小儿生火,以菜油调搽而上,风血或大疮不出头者","采叶捣烂,搽雀斑甚炒",均为外用。其后,明刘文泰《本草品汇精要》首载本品内服之功效,主治谓,为末和面作饼,嫂熟,食之,止泻痢。"

综上所述,可见。药食同源,药食同理,食品与药品密不可分,食养、食疗与药疗相结合,这是历代医药家不断实践、总结、创新而形成的经验结晶,对今后银杏果药品和保健食品开发和应用具有重要借鉴作用。

本文相关文章推荐: